西梨贝贝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若遇浅香kaffehut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她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或许并

客观的人。那些人只是看起来更精英,更加有修养。

嫌弃,厌恶,瞧不起。

不是不存在,而是变得更加隐秘。

原著中的客观,也仅仅是原主和傅闻璟没有交集。在原著夏日庄园那件事发生后,他并没有伸出援手,只是淡漠的看着,高高在上漠视。一个家族里的人,就算他再忙再没有时间。她就不信他真的一无所知,哪怕就那么一点点。

他是知道的,那件事后闹的满城风雨。身为傅家长子,未来的继承人不可能不清楚家里家外的舆论导向。只不过觉得无所谓,不是亲生的妹妹,不需要为了她去讨所为的公道。

何况对方还是和他们一样,是一位出身优越的富家子。他们怎么可能会为

了一个养女和另一个同样豪绅的家族结仇?

利益至上的商人不会做。

所以她怎么会觉得傅闻璟会偏向她?想着想着,角落里靠着椅背的女孩突然就想笑起来。

笑自己的天真,笑自己的愚蠢。

可她笑不出来,能露出来的只有比哭还难看的表情。欲珠有时真的很恨自己过

软弱,她也想像傅骄那像歇斯底里的破口大骂。

指责对方对她有偏见。

但不行,她和傅骄不一样。

她没有兜底的家人,她只有自己。她可以确定,只要自己敢骂出口,就会失去一切。

十七岁距离十八就差一年了,她的理智告诉她。忍一忍,在忍一忍。

就差一年了,等满了十八考上大学。自己就可以离开这里,随便去一个城市,哪里都好,只要没有他们。她这么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,在心底努力描述可能有的美好未来,才勉强压下心底难堪。

她的情绪变化实在是太大,就算是站在光不够的暗区,也还是让傅闻璟看清眼中忽略不了的难过。

她在难过什么?因为原准?

记忆里并肩而立的少年男女,般配的让他皱眉。男人眼中闪过不悦,刚要开口。

那眼中还带着水意的女孩便艰难开口:“没有,我没有。”

欲珠:“我不喜欢他,我和他也没什么关系。您看见了,您也听见了。在今天之前,我们甚至都没有联系方式。欲珠其实也明白说这些可能只是浪费口水。人的成见不会因她的一两句话就消失,傅闻璟和她不熟。能问出这种话,也代表心底已经认定她是那种人但她还是说了,只不过这话惨白无力到几乎没有任何可信度。更像是,被发现后的狡辩。

可怎么能不解释,她的妈妈告诉过她。人活着长了一张嘴,那张嘴就是用来说话解释,甚至是争吵。多么清晰明了的解释,将一切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。但有时候从口中吐出来的话,并不一定就能让人信服。此刻,那站在她桌前的男人。

在注视她良久后移开视线,这次目光落点是那平躺在书桌上的黑色手机。

亮起的屏幕已经暗下,但那条短信却好像还在。在他眼前,在脑海里,印象深刻。

男人敛去眼中不该出现的情绪,眸光微暗。欲珠并不知道他信没信她的话,只知道在她这句话结束以后,傅闻璟只道:“你目前应该以学业为重。这次是更加持久的沉默,他说的确实没错,她现在该以学习为重。可这种话不该从他口中说出,他并不在意她,也没有关心过她。他的这些话没有提到原准,但意思还是。就像她之前想的一样,这次不过是变得更加委婉,更加好听。看想起来像是关心她。

欲珠敛去眼底一闪而过的水光,不想把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人前太久。她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,这时也已经收敛好情绪。她道:“好,我明白。”

她低下了头,再次当起鹌鹑。

女孩的回答让傅闻璟满意,但她的反应却不,眼角那一抹红意和哭的湿漉漉的眼瞳。都在这刻,让傅闻璟眼眸微沉。傅骄欺负时都没掉的眼泪,在这刻出现。他敛去那不合时宜出现的负面情绪,只在这时又道:“东大是个很不错的学校,但不该是你唯一的选择。“c大也很好,正好在市内。”

“好。”她点头,并未反驳。

随着这段谈话的结束,傅闻璟离开,房间内再次只剩一个人。站在椅子边的女孩看着紧闭的房门,微微松了口气。她很清楚男人最后那句话不过是打了个巴掌后再给个甜枣,安抚罢了。

但清楚的知道这些又能怎么样,没有任何意义。在他离开后,欲珠才有机会来到桌前看向那张被傅闻璟碰过的卷子。因为送衣服的人来的突然,还没写完她就给叫到三楼,离开时甚至没来得及整理。

此刻,它就那样大张着铺在桌面。

想起男人先前的话,欲珠脸上闪过一丝难堪。她不聪明,也不是天才。

不是班级内的前三,更不是前十。她的成绩只能算是中规中矩,比不得傅家其他人。

这样的成绩写出来的答案,有多少错误她很清楚。

欲珠有些自嘲的想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和贵族学院校草协议恋爱后

和贵族学院校草协议恋爱后

王子鏖
【晚上12点左右更,不更会挂请假条~,预收《穿成财阀大佬的恶毒男妻后》,重生大佬攻x穿书沙雕受,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点进去看看哦!(*?▽?*)陈旭暑假兼职赚生活费,给一个长相俊美而年轻的植物人进行康复护理。护理到一半,植物人出现生理反射,睁开了深黑漂亮的眼睛。陈旭没当回事,等他结束完康复护理流程结束,正准备检查其他情况时——植物人忽然牢牢压住了他的手。陈旭震惊,下一秒,便听到病床上冰冷低磁且不耐烦
都市 连载 17万字
归真

归真

南方之下
寄住|年龄差8|双向奔赴*纯欲少女vs京圈大佬,甜甜恋爱日常初上大学,顾允真被父母托付给周循诫,请他多多照拂。周循诫,京城周家最小的儿子,执掌合泰六年,顶着重重阻力,肃清集团内外官僚主义,将合泰带回巅峰。顾允真和周循诫第一次见面。她于慌乱中拽住了他的衣袖,阳光被紫檀木屏风的横栅筛落,男人立在午后阳光中,轮廓分明,骨相明晰。挑起的唇角显得漫不经心,居高临下俯视她,低声。“拽够了没有。”自此,顾允真一
都市 连载 12万字
我,幕后黑手

我,幕后黑手

爱吃辣鸡粉
“老范,你那个世界要有大难临头了。” 2023年年末的倒数第二天,放假中的大二生范娴躺在房间打游戏打得正嗨,一起双排开黑的游戏搭子忽然中二病发作,开了麦神神叨叨地对范娴说道:“你要不要移民异界?不然的话下两个赛季你可能就没法跟我一起双排了。” “……你要不要去精神科挂个号?”范娴道。 “我认真的。”中二搭子一本正经,“其实我是神,多元宇宙的神明之一,我观测到你那个位面的次元壁有松动的预兆,你明白这
都市 连载 10万字
与魔尊结下生死契后

与魔尊结下生死契后

夏今竹
晚云灼是人皇之女,身怀神格,一杆破军枪能横扫千军万马。她与竹马鲛人大婚。大婚后,鲛人突然自刎,晚云灼随之暴毙。是日,鲛人军队大举进攻,人界溃不成军,彻底覆灭。还好,这只是一个预知梦。但此刻,她已被种下生死契,若找不到另一个契主,自己依旧会身死道消。她看了看身边正恶狠狠瞪着她的魔尊。这家伙战斗力极强,命也硬,没个万把年的死不了,自己便可以长长久久地活着,不让鲛人再动人界分毫。于是她问:拜把子吗?不求
都市 连载 15万字
在男团磕队友cp,我社死了

在男团磕队友cp,我社死了

杏逐桃
栗初穿书了。穿到一本男团爱豆文。男团五个人,两对CP,他就是那个孤零零的第五人。身为第五人,栗初在团内尴尬,队友还总是看他不顺眼,嫌他碍事。栗初只能被迫走上兢兢业业做爱豆的事业奋斗路线,最终成功上位ace、人气团内top。闲暇之余顺手磕个CP调剂生活。温柔霸总队友A X 暴娇酷哥队友B 磕了!鬼畜腹黑大美人队友C X 清冷的高岭之花队友D 好吃、好吃!栗初白天做爱豆,晚上做CP圈大手。还有什么比现
都市 连载 16万字
师尊在上

师尊在上

揽疏狂
叶鱼生在污泥里,烂贱之人一个。 他一路摸爬滚打,闯入修途,凭借着稀烂的根骨与空无一人的背景,在修真界厮杀数十年,最终横死他人剑下。 叶鱼很不服气,狗老天要是愿意稍微给他一点优待,他一定不会止于此! 狗老天:好,我让你重开。 叶鱼:? 叶鱼狂喜! 人生能重开一次,这次凡是他能选的,都要搞最好的! 拜入修真界第一大宗!掌握最好的修炼资源! 选一位最厉害的师父!在修真界拥有最强的背景! 再加上他的勤奋悟
都市 连载 1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