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玄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若遇浅香kaffehut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听到陆拂的名字,

他的声息越压越低,几乎听不见了。

这不是他被哄好了,只不过因为他那个病弱的弟弟对陆渺而言,相当于一个握在别人手中的筹码。他不能不为这个筹码低头。程似锦非常清楚这一点。她从来不标榜自己清高正直,能够使用的东西

只要好用,她不在乎这是否出格过分。她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发顶。

入手的发丝蓬松柔软,一时间居然比较不出他跟小狗的区别。

程似锦伸手扳过他的肩膀,将陆渺抱在怀里,掌心抵住脑后,低声道:“别哭了乖乖,我叫人来给你送衣服。她的指腹轻轻拭过对方的眼角。

陆渺的眼角泛着红,摸起来有一点热热的。他的情绪很容易脸上留下痕迹,哭起来的眼睛就红得明显。程似锦的手指抚过之后,他低低地呼出一口气,不再出声了。她的手没入发丝里,略微收拢,让他抬头。视线落在这张脸上,停驻在青年湿润的双睫上,长长的睫羽被泪珠黏成一簇一簇,残余的水光盈润地覆盖在上面。男人的眼泪对于程似锦这种肉食性动物来说,是一种如催情素般的物质。

她情不自禁地贴过去,蜻蜓点水般亲了亲他发烫的眼角,手滑下来捧住陆渺的脸,轻声道:“不说点什么?”陆渺的声音发哑:.....慧你不高兴。”

“你什么都不说才会。”程似锦道,“.....这么可怜巴巴的,我看了只想糟蹋。”

陆渺看了她一眼,对方随意的用词跟一枚细细的钢针般刺激脑海。他勉强道:“明....几点?会影响你工作吗?”说完这话,他又在心里骂自己一一关心什么程似锦的工作?她这样的利益动物是不会为了人情损失自己的事业的。真是脑子都让她玩坏了,一个被揉捏搓扁的菜品,居然关心起她食用得满不满意。“不会。”程似锦也有些意外,“如果临时有事的话,我让严助理送你去。”

陆渺看着她点头。

那位严助理是一位不苟言笑但注重细节的成熟男性,处事非常周到,而且他不像张瑾那样看过他那么多的笑话。这个更衣间只有她自己的衣服,程似锦起身开门,跟管家要了一套正装让他给陆渺送过去,随后下楼去见母亲。周夫人坐在电视屏幕前,巨大屏幕上放着黄金八点档的恋爱苦情剧。她身边坐着韩玉书,小书在检查她今晚要喝的各种药物,低头细心配药的样子分外乖巧。

程似锦坐在母亲右手边,伸手调了台,周夫人立马转头看她:“干什么?造反?”

“你会被里面的苦情女主洗脑的,妈咪。”程似锦懒洋洋地说。

“我?”周淑珍一乐,“我刚看到男配浴室洗澡的桥段你就调?大孝女,这玩意儿洗脑任何人都不可能洗脑我。这话也没说错,当年程归荣还年轻,英朗帅气,能力出众,一个人见人爱的金龟婿,两人居然都没看对眼一一她是那种看感觉的体验派,第一眼没钟情,这辈子也谈不上。程似锦在某方面遗传了这一点。

她继续调视频,拨到一个走秀上,里面面孔深邃的欧亚混血男模走上台,宽肩窄腰,八块腹肌,从小腿露到大腿根。周夫人瞟了一眼,不闹了,有一搭没一搭地问她:“换个衣服换这么久?”“嗯。”程似锦没有要解释的意思,“喝醉了,晕。”

她从二十岁出头就开始接手程家的生意,赞助会、酒局、慈善晚宴,各类场合不知道去了多少,酒量深不见底,这是睁着眼说瞎话一一自然,她也早过了需要应酬的阶段,如今还没什么人敢灌程似锦。“你就胡扯吧。”周夫人不给面子,跟韩玉书说,“坐你姐那边去。”

小书不好意思地点头,起身坐到程似锦身旁。他坐得很近,大腿跟她几乎是紧紧地贴在了一起。韩玉书递过去一杯解酒的蜂蜜水,程似锦伸手要接的时候,他直接越过了她的手,送到她的嘴边。程似锦于是继续调视频,瞥了他一眼,就着杯子喝了几口,说:“放下吧,我自己拿,怪累的。”玻璃杯放在茶几上,发出叮的一声轻响。韩玉书看了她一会儿,说:“姐,你口红花了。”

程似锦落在屏幕上的目光轻微闪烁一下一

一在更衣间亲得太过分了,不仅陆渺见不了人,她身上

也是罪状斑斑。不过好在这是自己家,小书是她看着长大的弟弟,和自己人也没两样,倒不觉得有多尴尬“哪里?”她问,“有镜子吗?”

韩玉书说:“没。我给你擦一下。

口红模糊了她明晰利落的唇线。

小书抽出一张纸,凑过去给程似锦擦口红。

他细心地把纸折成一个没有任何棱角、十分柔软的形态。便于擦拭口红印记的部分落在地的唇上。程似锦把视频播到了新闻频道,墨眉轻轻地盛起,唇角漫出来的模糊口红印被擦干净...韩玉书盯着她,耳朵里只响彻着扑通的心跳声。在程似锦的视线偏过来对上时,他很快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。擦掉口红的纸巾被他收了起来。

过了几分钟,陆渺换完衣服下来,陪着长辈看了一会儿时政报道,一夜无事。次日清晨,程似锦被母亲叫起来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和贵族学院校草协议恋爱后

和贵族学院校草协议恋爱后

王子鏖
【晚上12点左右更,不更会挂请假条~,预收《穿成财阀大佬的恶毒男妻后》,重生大佬攻x穿书沙雕受,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点进去看看哦!(*?▽?*)陈旭暑假兼职赚生活费,给一个长相俊美而年轻的植物人进行康复护理。护理到一半,植物人出现生理反射,睁开了深黑漂亮的眼睛。陈旭没当回事,等他结束完康复护理流程结束,正准备检查其他情况时——植物人忽然牢牢压住了他的手。陈旭震惊,下一秒,便听到病床上冰冷低磁且不耐烦
都市 连载 17万字
归真

归真

南方之下
寄住|年龄差8|双向奔赴*纯欲少女vs京圈大佬,甜甜恋爱日常初上大学,顾允真被父母托付给周循诫,请他多多照拂。周循诫,京城周家最小的儿子,执掌合泰六年,顶着重重阻力,肃清集团内外官僚主义,将合泰带回巅峰。顾允真和周循诫第一次见面。她于慌乱中拽住了他的衣袖,阳光被紫檀木屏风的横栅筛落,男人立在午后阳光中,轮廓分明,骨相明晰。挑起的唇角显得漫不经心,居高临下俯视她,低声。“拽够了没有。”自此,顾允真一
都市 连载 12万字
我,幕后黑手

我,幕后黑手

爱吃辣鸡粉
“老范,你那个世界要有大难临头了。” 2023年年末的倒数第二天,放假中的大二生范娴躺在房间打游戏打得正嗨,一起双排开黑的游戏搭子忽然中二病发作,开了麦神神叨叨地对范娴说道:“你要不要移民异界?不然的话下两个赛季你可能就没法跟我一起双排了。” “……你要不要去精神科挂个号?”范娴道。 “我认真的。”中二搭子一本正经,“其实我是神,多元宇宙的神明之一,我观测到你那个位面的次元壁有松动的预兆,你明白这
都市 连载 10万字
与魔尊结下生死契后

与魔尊结下生死契后

夏今竹
晚云灼是人皇之女,身怀神格,一杆破军枪能横扫千军万马。她与竹马鲛人大婚。大婚后,鲛人突然自刎,晚云灼随之暴毙。是日,鲛人军队大举进攻,人界溃不成军,彻底覆灭。还好,这只是一个预知梦。但此刻,她已被种下生死契,若找不到另一个契主,自己依旧会身死道消。她看了看身边正恶狠狠瞪着她的魔尊。这家伙战斗力极强,命也硬,没个万把年的死不了,自己便可以长长久久地活着,不让鲛人再动人界分毫。于是她问:拜把子吗?不求
都市 连载 15万字
在男团磕队友cp,我社死了

在男团磕队友cp,我社死了

杏逐桃
栗初穿书了。穿到一本男团爱豆文。男团五个人,两对CP,他就是那个孤零零的第五人。身为第五人,栗初在团内尴尬,队友还总是看他不顺眼,嫌他碍事。栗初只能被迫走上兢兢业业做爱豆的事业奋斗路线,最终成功上位ace、人气团内top。闲暇之余顺手磕个CP调剂生活。温柔霸总队友A X 暴娇酷哥队友B 磕了!鬼畜腹黑大美人队友C X 清冷的高岭之花队友D 好吃、好吃!栗初白天做爱豆,晚上做CP圈大手。还有什么比现
都市 连载 16万字
师尊在上

师尊在上

揽疏狂
叶鱼生在污泥里,烂贱之人一个。 他一路摸爬滚打,闯入修途,凭借着稀烂的根骨与空无一人的背景,在修真界厮杀数十年,最终横死他人剑下。 叶鱼很不服气,狗老天要是愿意稍微给他一点优待,他一定不会止于此! 狗老天:好,我让你重开。 叶鱼:? 叶鱼狂喜! 人生能重开一次,这次凡是他能选的,都要搞最好的! 拜入修真界第一大宗!掌握最好的修炼资源! 选一位最厉害的师父!在修真界拥有最强的背景! 再加上他的勤奋悟
都市 连载 12万字